全职一生推!!!
#周叶# 在我这里不拆不逆。><
最爱黄少小天使~CP多,不挑食!

【周叶】多幸运(四)

周泽楷几乎是元神出窍般愣在那里,他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叶修嘴角的殷红,活像是散人连击一样,把他打懵了。

这里不是游戏,他不是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。

他输不起。

 

“去,去医院!”周泽楷傻傻地望着叶修,眼神却蓦地失焦,他不敢看,又不忍不看。

“冷静点,小周!”叶修一把握住了仍悬在半空的周泽楷的右手。

周泽楷,在发抖。

职业选手对颤动最是敏感。尽管周泽楷掩饰得很好,叶修一握就发现了,他在发抖。

微微叹了口气,叶修淡淡道:“别害怕,我刚没用力咬,你看,这不是已经不流血了吗。”

说着,叶修还张了张嘴,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,示意自己真的没事。

“是,是什么?”周泽楷想伸手去拿垃圾桶,被叶修按住了。

“吐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!”叶修拦着他,看着那双惊恐不安的眼睛,心里有种骂人的冲动。

这么乖巧低调的孩子,除了在赛场上霸气张扬,周泽楷何曾与人争抢过?面对媒体、网民时不时的捕风捉影,周泽楷何曾与人辩解过?

怎么会有人,忍心去伤害这样的一个人,难道就是欺负他不善言辞,欺负他乖巧懂事?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埋下头,向来清冷的声线染上了淡淡的哭腔。

面对失败,他不曾哭。面对挫折,他不曾哭。面对压力,他不曾哭。但现在,他看着叶修因为自己受了伤,还一心一意地担心自己,他很想哭,特别特别想哭。

“没事,小周,哥不疼,”叶修前倾着身子,把那个茫然无措的男人抱进怀里,“所以,不要哭。哭了,他们就得逞了。”

周泽楷展开双手,抱住叶修的腰,狠狠地深吸一口气,闷闷地应道:“嗯。”

 

三分钟后,周泽楷站起身来,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。

“必须,去医院。”只是,微微泛红的眼眶,依然显示出他内心的挣扎不安。

“可是,真没啥啊,我现在就觉得像是得了口腔溃疡一样,不舔都不会疼了。”叶修表示抗议,小问题去医院多麻烦。向来实话实说的他,也的确没说谎话,是真不太疼了。

“要是,不干净呢?”虽然没有看到垃圾桶,周泽楷也猜到了一二。放在小巧的蛋糕里,能让叶修一口就咬出血的,能是什么?他担心的是,万一那东西不干净,导致伤口感染呢?

“不会吧,这么大仇?”叶修倒是一时没想这么多,被周泽楷这么一提醒,才点了点头。

周泽楷又上下打量了一眼叶修,快步走过去,从包里翻出一条围巾,一圈一圈把叶修包得连嘴巴都埋进去了。

“喂,不是吧,我穿的比你多啊!”叶修反抗失败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严肃认真的荣耀顶级大神,怎么这会儿的表情,那么像场上的一枪穿云呢?

“我是,高领,”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,微微用力,活像是怕人落跑一样,“走。”

“啊?你也去啊?这都几点了,你不睡觉啊?”嘴巴被蒙在围巾里的叶修,以提高的音量来穿破物理防御,试图提醒周泽楷,明天你可是还有事要忙的。

“走,快。”周泽楷不依不饶地抓着他,掌心的温度让叶修有一秒失神。

噫,罢了罢了,由着他吧。

 

和周泽楷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叶修大大地叹了口气道:“早就说哥没事了,别担心。”

周泽楷又把围巾向上提了提,刚巧把叶修的嘴巴蒙住了。

叶修刚抬起右手,被周泽楷按了下去,又抬起左手,被周泽楷按了下去。

索性同时抬起双手,周泽楷从他的腋下穿过,在寒冷的街头,把叶修抱进怀里。

“小周?”叶修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背,平时没觉得,怎么这一抱,自己居然显得有些瘦小了?

“前辈,对不起。”周泽楷把头埋在叶修的颈侧,低哑的声音合着微微的热气落在了叶修的耳边。

叶修一怔,顿时觉得从耳朵到脸颊,有些燥热。

“啧,这点小事算什么,又不是你有意暗算我,”说着,叶修拉开周泽楷,望进那双墨黑的眼睛里,认真道,“你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?”

周泽楷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

这事的确是有些为难他。本来周泽楷也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人,何况,他并不喜欢关注无关的人,虽然接了礼物,却没有认真去看那个人的长相。

只依稀记得,是个瘦瘦小小的姑娘,及肩的长发,混在拥挤的人群中很是不起眼。

“这件事,现在报警也没什么用,抓都无从抓起,”叶修皱了皱眉,而后道,“现在先不要声张,你回去之后给小江他们提个醒,不能确定这个是针对你,还是针对你们整个轮回的。”

叶修担心的事,周泽楷也想到了。

“喂,我跟你说话呢!”叶修无奈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。怎么这孩子好像更傻了。

但是,周泽楷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,好半天,终于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。

“你还笑?”叶修故意冷着脸,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
“幸好,你没事……”周泽楷一下子卸力似的,把头抵在了叶修的肩窝。

幸好,你没事,幸好,只是小伤,否则……

“这话应该我来说吧,枪王大大。”叶修很想装模作样地生个气,结果只是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后脑。

幸好,受伤的人,不是这个总是什么都往肚子里咽的傻小子。

 

B市的街头什么时候都不缺行人。

于是,从这里路过的人,都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看那两个大半夜站在路口扮雕像的男人。

“喂,打车回去吧,找不到你,小江他们非得急死。”叶修后撤了一步,周泽楷立马站直了身子。

其实周泽楷并没有真的压在叶修的肩头,他依旧是自己存着力,只是把额头靠在叶修的肩膀。说不清为什么,只这么单纯地靠着,周泽楷就觉得格外安心。

点点头,周泽楷看了眼手机,三个未接电话,来自江波涛。

“前辈?”给江波涛去了条短信,周泽楷歪着头看着叶修。

“我回自己家,你走你的。”叶修双手揣进口袋,一阵冷风吹得他缩了缩脖子。还好周泽楷给了他一条围巾,不然还真有点冷。

“那,前辈,带钱了?”从惊恐不安中脱离出来的周泽楷,总算是恢复了平日的细致。

“我去,还真没带。”叶修掏了掏口袋,一脸懵逼。当时唐柔过来接他,他啥都没来得及带,颠颠地就出来了。

“拿去。”周泽楷拿出一个钱包,送到了叶修手里。

“这么大方?”叶修惊呆了,“随便借我二百块差不多了。”

“拿去。”周泽楷固执地把钱包塞给叶修,他从这里回酒店,也就一刻钟,但是叶修的家也不知道多远,大晚上的还是多带点钱比较安心。

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道:“好吧,那我明天去现场的时候带给你。”

明天,去现场。

周泽楷顿时眼睛一亮,深切地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。

只是,周泽楷并不知道,叶修会决定去现场,还有别的原因。

既然那个人想对周泽楷搞这种小动作,那么,那个人就很有可能,会去现场,确认周泽楷有没有中招。万一看出来周泽楷没有受伤,那个人会不会还有别的动作?

选手进退场用的通道是固定的,说不定……

叶修抿了抿唇,暗暗上了心。

 

“嘶,这会儿这么难打车的?”又站了十几分钟,叶修忍不住抱怨了一句。

周泽楷看了看那个乖乖缩在围巾里的小脸,伸手把叶修的两只手合在一起,握在掌心。

虽然身高差不了太多,但周泽楷的手略微比叶修大了些,勉勉强强还是能给叶修捂一捂的。

“这也不是办法。”叶修四下张望着,倒也没拒绝这个送上门的暖手宝。

“哎,手机借我一下。”想了又想,叶修露出一个赴死的表情说道。

周泽楷讶异地看着他,叶修这分分钟变了三个表情,真是怎么看怎么有意思。

“愣着做什么?手机借我,你不会打算在这儿站到天亮吧!”叶修的眼神里顿时又多出几分“莫不是个傻子吧”的神色。

周泽楷哭笑不得地松了右手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递给了叶修。

“密码多少?”叶修头也没抬地问道。

话一出口,叶修自己就愣住了。

“额,要不然,你自己解个锁?”叶修还没来得及举起手机,就听到面前的人迅速地回答了他。

“0806。”周泽楷无比清晰地吐出这几个数字,不带丁点犹豫。

08.06,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,中国队获得冠军的日子。

倒也不奇怪,叶修又扫了眼微笑着的周泽楷,埋头按着手机:“密码你也这么大方,要不要顺便告诉哥你的银行卡密码?”

“011124。”周泽楷毫不迟疑地跟了一句。

“卧槽,你就用生日当密码的啊?”叶修如是说道。

你居然记得我的出生年月日啊!周泽楷心里想道。

 

“喂。”接通了电话,叶修立马伸直手臂,把手机拿得远远的。

于是,周泽楷也跟着他一起,听到了手机听筒里发出的声音。

“卧槽!混账哥哥?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!啊???我才刚睡着啊!!!……”

 

黑着一张脸的叶秋,不到二十分钟,出现在了冻僵了的二人面前。

摇下车窗,叶秋压低了声音怒道:“还站在这儿做冰雕呢?快上车!”

周泽楷松开叶修的手,看着车里满脸怒容的那张脸。

卧槽,这是什么情况?

“别发呆了,傻小子,再不上车,他绝对把我们丢在这儿扭头就走。”尽管人还有点僵,叶修立马拖着周泽楷,拉开车门冲了上去。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“这……”周泽楷看了看发动汽车的那人,又看了看身边扯下围巾的叶修。

“别怀疑人生了,那是我亲弟弟,同卵双生,如假包换,”叶修喘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前面叶秋的肩膀道,“先去XXXX酒店,把他放下。”

“我是你司机吗!”从被窝里被喊起来的叶秋,已经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火气。

饶是如此,过了个十字路口,车还是乖乖拐了方向。

叶修回过头来,对保持着(⊙o⊙)表情的周泽楷解释道:“瞧,我弟弟虽然嘴硬,人还是很好的,对吧?”

周泽楷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回应,就听到前面传来了明显快要失去理智的声音。

“好你妹!我才睡下十分钟!你就把我拖出来当司机!你有胆量,怎么不去给爸爸的司机打电话!”如果内心的想法可以具象化,现在叶秋的脑门上一定满是十字路口的青筋。

“哎,小周,你冷不冷呀?”无视了弟弟的控诉,叶修顾左右而言他地扭过头来,关心起了一直给他充当暖手宝的周大大。

周泽楷来回扫了眼这两兄弟,嘴角抽了抽,终究是没绷住,笑了。


评论(19)
热度(163)

© Mik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