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职一生推!!!
#周叶# 在我这里不拆不逆。><
最爱黄少小天使~CP多,不挑食!

【周叶】昼夜 08

chapter 71

叶修醒来的时候,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似的,动弹不得。

难道是鬼压床了?

叶修花了几分钟的时间,迷糊的视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,开始回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

赢了丹麦。

小组赛第一的成绩进入八强。

周泽楷的拥抱,丹麦领队的邀请。

接着,好像是在丹麦领队的房间研究其他六个国家队的对战资料,还吃了夜宵,然后……

叶修猛地一惊,突然清晰起来的思维,让他瞬间清醒——他早就不是睡在书桌边上,而是躺在床上,压在他身上的也不是什么五指山,更不是鬼压床,这他妈是人的手和脚啊!

狠狠在心里骂了句脏话,叶修抬起自由的右腿,毫不客气地狠狠踹向压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。

意识到可能是丹麦队的那个非主流牧师队长,叶修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:小周呢?第二个念头则是:向来只有哥占人便宜,从来没有被占的道理!

只听咚的一声,原本熟睡的人,就这么被一脚踹得滚下了床,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过程中,手臂好像甩到了床头柜,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响,那人终于发出了轻微而又短促的呜咽。

“唔……”

但是,就这么一声,却让叶修认出来了。

“小周?!”一把拍开灯,叶修飞快地从床上蹦了下来。

就看到现任荣耀第一人,轮回战队的队长,联盟的宝贝,神枪手周泽楷大大,正抱着自己的手臂蜷缩在地板上。

“嘶——”

很明显,刚刚滚下床的时候,他的手臂应该是撞到了柜子。摔碎的玻璃杯渣子就在他的身边,在明亮的灯光下,折射出细微的光亮,隐约还能看到些许殷红,目测是遭受了双重袭击……

 

几乎是本能地一把抄起周泽楷,叶修缺乏锻炼的问题顿时凸显出来了。把周泽楷抱起来的时候,腿还打了个颤儿。

周泽楷微蹙着眉头,那双好像天生自带着眼线的大眼睛,此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,薄唇紧抿,委屈地看着叶修。

“怎么样,伤在哪儿?”叶修有些费劲地把周泽楷搬上他自己的床,顾不上收拾地上摔碎的杯子,一把抓过周泽楷的手。

手可是职业选手的命,半点大意不得。

周泽楷没有作声,任由叶修摆弄着他的右手臂,静静地望着叶修。

“卧槽,破了!别是玻璃渣扎进去了!”叶修细细看了看,手没有问题,但是手肘附近破了两个口子。想来玻璃渣上的血色,就是来自这里了。

拧亮了台灯,叶修坐上床,小心地把周泽楷的手臂托起来,就着台灯,凑近了查看着伤口。创口不算大,应该是没有碎片扎在里面。

叶修稍稍放下了一点心,拿起电话,回忆了一下队医的房间号,拨通了电话。吓得电话那头的队医也是一个翻滚摔下了床,慌忙开始穿衣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2

“对不起啊,小周……”叶修这才抬眼,看着周泽楷清秀的面容,很是自责。万一周泽楷伤的再严重点,那岂不是他亲手把周泽楷的前途断送了?

如果是那样的话……

妈蛋,叶修最不喜欢触碰到旁人的人生,更不喜欢对别人的前途过多干涉,无论是好是坏,都不想干涉。

他害怕承担这样的责任,他惧怕各种可能的结果,不想伤害别人。

尤其,不想伤害眼前这个人。

 

“我还以为你是那个……”叶修轻声说着,没有发现眼前的人,因为他这句话,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。

看了看仍未完全止住的伤口,叶修缓缓低下头,舌头轻轻舔舐着伤口,淡淡的血腥味和淡淡的咸涩,让叶修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周泽楷身子一僵,眼神渐渐变得明亮而又温柔。叶修低垂着头,俏皮的呆毛就在周泽楷的眼前。

伸出左手,按了按那一小撮呆毛,周泽楷轻声说道:“疼……”

“我也知道会疼,”叶修抬起头,苦笑着说道,“但是这样,应该能消毒吧……队医一会儿就过来,别怕。”

看着叶修向来淡然的脸上,有着难以掩饰的疲倦和痛苦,周泽楷用左手,轻轻揽住他,手指抚过乌黑的短发,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膀。

“前辈。”周泽楷叹了口气。

“嗯?”叶修没有动弹,任由周泽楷这么揽着。

“如果,我真的,伤到了手……”周泽楷缓缓说着,却被叶修截口打断了。

“那么,哥也给自己来一刀,赔你。只是,我一把年纪,都该退役了。你的损失比较大唉,这样会不会显得我有点占便宜?”叶修说着说着,竟然带着点自嘲似的笑意。

“不是,前辈……”周泽楷松了手,让叶修与他面对面。

叶修不喜欢他拿伤病来做假设,这样的假设,在叶修的心中,有着莫名的忌讳。

“如果,有一天,我真的,伤到了手,”周泽楷却执拗地,缓慢而又认真地说着,“我唯一担心的,只是……”

周泽楷的笑容,从前更多的只是出现在镜头前,出于剧本要求,出于身份要求,出于利益要求。安静,乖巧,但难免让人觉得标准得有些过分。

“不能更好地,拥抱你……”

此时此刻的周泽楷,笑容里却有着太过明显的温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3

小组赛后第二天,瑞士时间的清晨,中国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。

小组赛后第二天,北京时间的中午,远在中国的荣耀联盟一片鸡飞狗跳。

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直接把祖国悬着一颗心的联盟成员和战队队员甩了个云霄飞车。

选手出国都没办手机卡,但是随行的工作人员都是办过的。顿时,苏黎世的中国队工作人员的手机被打爆了。

“周泽楷受伤了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伤的严不严重?是不是伤到手?能不能恢复?多久恢复?会不会有后遗症?”

“住院了没有?需不需要提前回国?”

“为什么受伤?人为的,还是意外?谁的责任?”

……

 

5023,坐的坐,站的站,其他12个队员就跟学校上课点名似的,陆陆续续来了个齐全。

但是,身为焦点的周泽楷小盆友,却是镇定无比地朝柜子上的杯子指了指,然后半靠着床头,接着看起了天花板。

“我说,你们房间是不是中邪了?两个人轮着躺,还一次比一次激烈?没看到队医的眼神吗,他都不想看到你们的脸了!”黄少天大大率先吐槽,打破了室内微妙的平静。

叶修坦荡荡地叼着根棒棒糖,此刻正倒了半杯水递到周泽楷手上,闻言,一拍周泽楷的胸口,淡定地说道:“看,小周坚强得很!捶他两拳都没事。”

“捶你妹!放开我们队长!你再碰他一下我……”孙翔顿时暴跳,要不是唐昊拦得快,估计就要窜上去跟叶修拼命了。

“大惊小怪,”叶修又飞了个白眼,接过周泽楷送来的空杯子,“有力气吵吵,还不快快下楼,去给你们队长拿份早餐?”

这话倒是点醒了孙翔。虽然只是一点小伤,周泽楷还是在众人的目光威胁下,乖乖地躺在床上尽心尽力地扮演重病患。早餐,自然也是没有下楼去吃的。

“哎哎!”看到孙翔愤愤转身的背影,叶修抬高了声音喊道,“帮我也多带一份啊。”

“你滚蛋!巴不得饿死你!”孙翔扭过脸来,认真地用眼神告诉叶修,他不是在开玩笑。

“哦,这样,”叶修翘着个二郎腿说道,“你忘了,小周可是‘好人’,跟你不一样。”好人这俩字,叶修咬的很清楚。

孙翔又一次暴跳起来,他非常清楚地听出了叶修的弦外之音,而且他又该死的非常确定,自家队长绝对、绝对会把早餐跟叶修分着吃。

“你大爷!你好胳膊好腿儿自己下楼去吃!”孙翔咬牙切齿地盯着叶修带笑的脸,恨不得拿眼神在上面开出一朵鲜红的花来。

叶修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,指着周泽楷道,“好啊,我走了,他要吃要喝要看电视要干嘛,喊他自个儿解决。”说着,居然真的站起身来。

这次,拦住他的,赫然是一直乖乖当背景板的周泽楷。

只见周泽楷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,幽幽地看着孙翔,直把孙翔看得恨不得撞墙。

天可怜见!

孙翔终于是安安静静地由着唐昊推着出了门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4

“资料呢?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新杰,坐到了电脑面前,平静地开口问道。

“桌面上,‘八强’文件夹里面。”叶修非常迅速地答了一句。很明显,张新杰问的是昨天晚上,他跟丹麦领队讨论过后的总结报告。

点了点头,张新杰飞快地掏出口袋里的U盘插上,把整个文件夹拖了进去。而后,起身,走人。

“哎?这就走了?”张佳乐追了上去,有些跟不上张新杰的节奏。

张新杰脚下一停,回过头来,推了推眼镜说道:“不走做什么?这里没我们的事了。”瞥了一眼开始削苹果的叶修,张新杰又淡淡地补了一句:“小心点,别‘又’伤到自己的手。”笑了笑,转身就走。

叶修手一抖,原本削的很漂亮的苹果皮,断了。

 

“哎?副队?刚刚那是什么意思啊,叶修也伤过手吗……”张佳乐有些没听懂,本着不懂就问的信条,迅速把疑问付诸行动,追着自家副队长跑了出去。

剩下的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王杰希倒是一直静静地看着叶修,半晌,拍了拍肖时钦的肩,招呼喻文州道:“走吧,我们到张新杰那儿去看看。”

“啊?”肖时钦愣了愣,旋即反应过来,应该是去一起研究叶修昨晚的收获,点了点头。

喻文州与王杰希目光相撞,了然地点点头,意有所指地又扫了眼叶修,说:“好了,都散了。少天,早上的训练时间快到了。”

黄少天不满地扑了上去,蹭在自家队长身边说:“队长,我也跟你一起去!训练时间还没到呢,我也看看老叶都整理回来了什么资料。”

“别,黄少,你还是回去训练吧。”走到一半的肖时钦认真地回过头来说道。

“为什么为什么?我虽然不太擅长指挥布阵,但又不是看不懂!你这么拦着我,让我心里有点小受伤啊!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……”黄少天可怜兮兮地霸着喻文州的肩膀,活像被抛弃了似的。

喻文州少有的露出无奈的表情,就这么拖着黄少天跟了上去:“带着他吧……”

 

看样子是真的没问题了,剩下的人终于各自动弹了。

李轩和方锐起的有点晚,此刻终于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餐,两个人一面讨论着昨晚在咖啡厅吃的蛋糕,一面往餐厅进发,瞬间把叶修和周泽楷透明化了。

苏沐橙来回看着认真切苹果的叶修,和认真看着叶修的周泽楷,笑了笑,挽起了楚云秀的手:“叶修哥……”

“啊?”叶修茫然地抬头,顺手把一块苹果送到了周泽楷的嘴边。

“没事,好好照看他,我们走了。”苏沐橙点了点头,笑着与楚云秀小声说了点什么,两个姑娘叽叽喳喳地也出去了,顺手带上了门。

苏沐橙可是清楚地记得,昨天深夜,周泽楷从丹麦领队的房间,是怎样小心翼翼地把叶修背回来的。这个总是沉默着的男人,非常清楚叶修的疲惫与骄傲。

叶修习惯于为了目标,透支自己。身为领队,总是坐在观赛席上的叶修,背负着的压力和责任,并不输给任何参赛选手。但是,太多人根本无暇顾及到他,太多人总是被他过于强大和自信的外表迷惑,以为他是那么的无所不能、无坚不摧。

曾经,苏沐橙用她的方式,尽心尽力地陪在叶修身边,互相扶持,互相关心。现在,多了一个周泽楷。真好。

 

叶修怔怔地看着苏沐橙离开的背影。就如苏沐橙总是理解他一般,叶修也是了解这个与自己一起走了十多年的妹妹。

苏沐橙是个太过聪明的姑娘,虽然她更多的时候,总是作为叶修的搭档、躲在叶修身边的小姑娘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但是她真的非常聪明,叶修清楚这一点。

她,是在暗示什么吗?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微笑着,冲叶修缓缓点了点头,一口咬住叶修递过来的小块苹果,舌头轻轻扫过叶修的指尖。

叶修一惊,竟连收手都忘了,呆呆地看着周泽楷,心脏越发加快的跳动声,再耳膜中逐渐明显,有如擂鼓。

“等比赛,结束后……”周泽楷轻声说着,在叶修的手心,落下轻柔的一吻。

好像一根洁白的鹅毛,轻轻掠过叶修的心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5

午饭过后,叶修从电脑前面伸了个懒腰。

虽然与Martin讨论出了不少东西,叶修还是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在这一点上,叶修非常清醒,而且谨慎。

正如Martin不可能知无不言,叶修也绝不会天真地言无不尽。

与对手能毫无保留的交流,存在,但在叶修看来,只会存在于童话里。

 

咚咚咚。

“来了。”叶修应了一声,关了文档,起身过去开门。

站在门外的是Martin,和一个陌生姑娘,看样子,应该是他的翻译。

“哦,你怎么来了?”叶修侧了侧身示意他们进来,这才想起一个被遗忘了很久的问题。昨晚,他不是睡在Martin屋里的书桌上的吗?

Martin也不客气,边走边说:“我突然想起来,关于美国的那个魔剑士,他……”

“他怎么了?”叶修关上门跟过来,顺口问道。

Martin愣在那里,看着周泽楷顶着条毛巾,从浴室里走出来,平静地站在他面前。

明明Martin比周泽楷还要略高个几公分的样子,此刻却在周泽楷的注视下,显得有些局促。

“哦,你继续说。”叶修无比自然地领着沉默的周大大过去坐在床头,顺手拿起周泽楷头上的毛巾,替周泽楷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。

Martin有点淡淡的忧伤。眼前这个高高瘦瘦,皮肤白里透红,俊秀得像个瓷娃娃的男人,分明就是昨天晚上,黑着一张脸从他房间把叶修扛走的人啊!

而且,Martin深刻地觉得,从他进门开始,周泽楷的眼神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跟昨天晚上一样,直勾勾得,很是吓人……

 

Martin坐在书桌前,把随身的手记本翻开来,眼神却仍在打量着用眼神怒刷存在感的周泽楷小盆友,就听到翻译尽职尽责地翻译着叶修的唠叨。

叶修皱着眉毛,认真地数落着周泽楷:“不是洗把脸吗?怎么把头发也给洗了?跟你说了,洗澡洗头发要喊我!伤口虽然不算严重,但是恢复期不能沾水。刚刚沾水没有?”

周泽楷闷闷地摇了摇头,他穿着一件短袖T恤,直接把手臂拧过来给叶修看,纱布果然没有沾湿。

“嗯,”叶修点点头,这才回头与Martin说道,“你担心的不无道理,但是,我记得昨天晚上的讨论中就已经告诉过你,魔剑士的确很强,但是他最难缠的不是强横的输出,而是对弹药专家的配合,精准、及时。”

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,Martin迟疑地指着周泽楷问道:“他,怎么……”

“受了点伤,”叶修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,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有的话,就还去你房间说吧,让小周好好休息。”

Martin刚想点头,突然捕捉到了一道凌厉的视线。

迟钝的Martin同学,终于想起来,昨天晚上,周泽楷背着叶修离开时,用非常标准的英语对他说过:离他远点。

Martin沉默了,直觉告诉他,最好还是别作死。

“没,暂时没了……”Martin神色古怪地收起了笔记本。

叶修刚想吐槽,为了这么个重复的问题特意跑过来,昨晚讨论完你是不是清内存了?还是说,你的大脑线路接触不良了?

就听到周泽楷小小声地说道:“前辈,想喝牛奶。”

“哈?现在?”叶修随手捋了把周泽楷略长的发,挠了挠头道,“我去楼下给你找找。”

扭头,叶修无比自然地对Martin说:“我出去一趟,你随意啊。”然后便优哉游哉地出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6

“额……”Martin也想走了。

说实话,他一点都不想跟眼前这个沉默的男人对视。但是偏偏,那人的眼神一直注视着自己,也不好一声不吭就走。

周泽楷淡定地看着他,缓缓说道:“那个,我不知道的晚上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哈?”Martin听完翻译的话,足足花了两分钟才消化了这个问题,“恶作剧的那次?”

周泽楷点了点头。

明明他一直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床头,站起身的Martin却有些不自在地说道:“额,那是个误会,我并不知道他是职业选手……如果知道的话,我不会那样做的……”

周泽楷没有反应,仍旧静静地看着他。

“那天晚上十二点多,我们队玩的稍微晚了点,才散,我就看到叶过来了,”Martin忍不住抓了抓头发,“他好像以为我是酒店的服务员,居然跟我说orange juice,哈哈,那时候,他的样子蛮可爱的……”

Martin顿了顿,就觉得周泽楷微微蹙眉,立马改口道:“他看起来,有点心不在焉的,我就想小小的恶作剧一下,替他从餐厅那边点了一大杯Screwdriver。他一口就给干了,没多久就开始东倒西歪地说胡话。我听不懂,只能去找翻译。结果翻译找来了,他人不见了……”

周泽楷一下子站起身来,墨黑的眸子,深不见底。

“Screwdriver?”周泽楷的眼神中,有着太过明显的危险信号。

“额,就是,一种加了伏特加的鸡尾酒……味道和橙汁没什么区别的,并不是很烈!真的!”Martin摆着手,努力地解释着。

周泽楷微眯着眼睛,半晌,冷冷地说道:“我希望,29号,还能遇到你们。”

“啊哈?”29号?Martin愣了几秒,才反应过来,那是淘汰赛第一场,将决出四强。希望遇到,是啥意思?

周泽楷突然扬起一抹颇为天真无害的笑容,温柔地说道:“我想,亲手,送你们回家。”

WTF?妈妈,这里好可怕!!!

Martin以冲锋地速度,迅速离开了中国队驻扎的五楼区域……

 

叶修端着热牛奶回来的时候,周泽楷正在专心地看着电脑。

“怎么了?在看什么?”叶修好奇地凑过来,却只看到干净的桌面,“咋?写情书?”递过牛奶,叶修笑着打趣了几句。

周泽楷摇了摇头,端起牛奶抿了一口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前辈的话,收过情书?”

“哈?我?”叶修打开另一台电脑,想了想,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,写过吗?”周泽楷锲而不舍地问道。

“情书这种东西吧,就是为了传达感情吧?”叶修摸了摸下巴,缓缓说着,“对我来说,我还是比较喜欢,直截了当的。”

“直截了当?”周泽楷转过脸来,嘴角微微上翘。

叶修转过头来,挑了挑眉道:“对了,我说小周,你应该收过不少情书吧。身为荣耀联盟的脸面,你要是都没收过,我可要开始怀疑人生了!”

周泽楷笑了笑,突然把牛奶杯送到了叶修嘴边:“尝尝,味道,很特别。”

叶修奇怪地眨巴着眼睛,什么跟什么?我问你情书,你跟我说牛奶的味道很特别?

但是,叶修还是淡定地就着玻璃杯抿了一口,味道很浓是没错,但是,还是牛奶的味道啊,哪里特别了?

“这……”叶修刚把牛奶咽下去,就听到“哒”的一声,杯子碰到桌面的声音,然后,唇上一暖。

“直截了当。”周泽楷亲了亲叶修的嘴角,将唇瓣残留的牛奶细细地吻掉。

特别的味道……

还真特么是特别的味道!属于,周泽楷的味道……

叶修没有收过情书,但是这一刻,他突然觉得好像能理解,收情书是怎样的感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7

远在国内的江波涛,最近觉得有点烦。

为什么呢?

叶修大神说,自家队长整夜不好好睡觉。(尤其!队长拒绝上QQ与自己联系)

小组赛最后一场,自家队长被丹麦选手全球直播地约了。(而且,约成功惹)

孙翔那边传来的消息,自家队长身上有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八卦。(详情等回来再说)

苏黎世最新消息,自家队长受伤了,还见了血。(传言是晚上睡觉不安稳,自己滚下床,打碎了杯子,割坏了手臂)

“坑爹呐!!!”江波涛果断掀桌了。

虽然周泽楷一直是一个人睡一个房间,但是出去打比赛的时候,住宾馆,江波涛可是跟周泽楷一起住的。

周泽楷睡觉一直非常安稳,安稳到,江波涛半夜起来喝水看到周泽楷睡在床边上,好像再动一点就能摔下去,第二天早上起来,周泽楷还睡在那里,不偏不倚。

这样的人,难道出个国就能转性了?

江波涛非常不信。

联想了一下现在周泽楷的室友,是那个全联盟出了名古怪刁钻而且极度难缠的叶修,江波涛大大觉得,心塞塞的。

 

百无聊赖,又心神不宁的江波涛,点开了职业选手群。

江波涛:喂喂,怎么没有国际联赛那边的消息了?

刘小别:江副队,夏休期你也起这么早!

江波涛:你不也很早么。

刘小别:我可是手机啊,现在人还躺着呢。看到没,看到没,来自iphone QQ客户端。

许斌:能有什么消息?除了那边每天传过来的消息,我们知道的都差不多。

高英杰:前辈们早上好。

魏琛:哎呦喂,你们微草的起的都够早的啊!

刘小别:那当然,微草的生活作息,可是非常健康的。

李迅:听说,你们队长每天晚上都查房啊?年轻人的朝气呢?

林敬言:哈哈哈!真的这么规律?微草不容小觑啊!

刘小别:林敬言前辈,我们再规律,也比不上张新杰前辈啊……

林敬言:……

江波涛:哎,说真的,自从队长他们出国之后,我就联系不到他了。

郑轩:哈哈哈哈,你们队长不一直这么沉默的吗?哪像我们副队长……

李华:怎么说,怎么说?

郑轩:我连他们昨天晚上吃的什么菜都知道……

刘小别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舒可欣:真的假的???

舒可怡:吃的什么?

……

 

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,准备关了群聊天,突然,一条消息跳了出来。

高英杰:队长昨天上线跟我聊了几句,倒是提过周泽楷前辈。

江波涛:什么?提了什么?

高英杰:队长说,周泽楷前辈最近好像有点怪怪的。

江波涛:哪里怪?!病了?还是怎么了?

高英杰:周泽楷前辈,居然问我们队长。你算算看,八进四,我们会不会再遇上丹麦……

江波涛:!!!

刘小别:卧槽!这是什么节奏?

许斌:这是要改变信仰的节奏啊!入我微草吗?

江波涛:…………

 

队长!你到底怎么了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8

怕周泽楷洗澡沾水,最近现任荣耀第一人,洗澡都是由前任第一人亲自动手帮忙的。

周泽楷曾经无比认真地拒绝说:前辈,真的不用,我都这么大了……

叶修更认真地说:你再大有我大?我到死都比你大!把衣服脱了!

周泽楷艰难地捂着自己的衣扣:前辈,可是……

叶修非常不耐烦地直接上手就扯:扭扭捏捏的!都是男人,有什么是你有我没有的!你到底在捂什么捂!

周泽楷:……

叶修:……

周泽楷:……十分钟后,前辈再进来吧……

叶修:咳咳……年轻人嘛,嗯……这很正常……好了喊我……

周泽楷:……嗯……

 

周泽楷把受伤的手臂抬起来,扶在墙上,背对着叶修。

“唉,你瞧瞧这腿上,淤青这么严重……”叶修一边调整着水温,一边打量着周泽楷的背影。小腿上,膝盖外侧,都有着青到发紫的淤青。应该也是那天晚上摔下床的时候,磕出来的。

周泽楷没有作声,乖乖地配合着,但是死活不肯正面转向叶修。

“噢对了,那天你怎么在我床上的?”自从第二场比赛之后,其实周泽楷都没有再挤过来和叶修睡过了。

周泽楷小心地把手避开花洒,却没有说话。

“我连是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。Martin送我的?”叶修关了水,开始替周泽楷打肥皂。

周泽楷侧了侧脸,轻声说:“前辈以后,不要跟他,单独在一起。”

“没有啊,翻译不是在吗。”叶修顿了顿,手掌揉过周泽楷光滑的脊背。

匀称漂亮的肌肉,并不十分过分,但是特别精致,与周泽楷俊秀的外表非常相称。细腻的泡沫顺着脊椎往下,滑过腰线……

卧槽!

叶修忍不住仰起脸,默默地开始背120个技能。

“她把你,留在那儿了,”周泽楷幽幽地说道,“因为,遇到她,我才知道,你在那里。”

“啊哈?”叶修摸索着花洒,拧开,心里默念不止。

“虽然知道,她是为了找我,去带你回来,”周泽楷侧过身来,一把将叶修圈在自己和墙壁之间,“我,还是生气……”

温热的水瞬间淋了叶修一身。

怕淋到周泽楷的伤口,叶修努力撑着花洒,眯着眼道:“小周啊,这样我很累的。”

怔了怔,周泽楷好像整个人都僵住了一般,缓缓松了手。

“小周?”叶修抹了把脸上的水,奇怪地问道。

周泽楷摇了摇头,背着身子,再没了言语。

 

之后,周泽楷再也没有说过话。

安静地自己擦完头发,安静地做完训练,安静地爬上床,安静地背过身睡觉。

安静地,好像整个房间,只有叶修一个人似的。

叶修双手叠在脑后,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角天空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,又察觉不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79

八进四淘汰赛的前一天,抽签分组已定,各个国家队都在抓紧时间,做最后的准备。

中国队也不例外。

中国队抽到的,是东道主瑞士队。

 

晚上10点40分,叶修、肖时钦、王杰希、张新杰才从5013房间出来。张新杰是每天掐着表睡觉的,半点不能含糊。

叶修落在最后,跟王杰希低头嘀咕着。

“你只打擂台赛也太浪费了。”叶修停在5017,王杰希的门口,蹙眉说道。

王杰希摇了摇头,认真道:“我也得调整一下状态了,给人家点新鲜感。”

“你肯定又要在打法上做动作,心太脏了!”叶修严肃地“批评”着王杰希,义正言辞得不行。

王杰希那双大小眼上下这么一瞅,无语了:“什么人都可以跟我提心脏,唯独你没有资格吧!”

“我知道你是自愧不如,哥当然必须是最强的。”叶修点点头。

王杰希更是无语,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就要关门。

看着叶修走过去,王杰希想了想,还是探出身来问道:“我说,小周,没问题吗?”

叶修停下步子,回头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“哦……他之前还问我,能不能算一算,八进四会不会遇到丹麦。你说,他到底是想遇到丹麦呢,还是想避开呢?”王杰希是不在乎他们拿他开看相的玩笑,但是,周泽楷从来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。

那唯一的解释就是,他是真的在问,不是玩笑。王杰希有种相当无力的感觉。他到底不是算命的啊!

 

叶修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,周泽楷果然已经睡下了。

自从那天之后,周泽楷安静乖巧地不像话,这让叶修半是欣慰半是寂寞。

虽然这样按时休息很好,但是,习惯了和周泽楷的正常交流,这一对上开启沉默buff的闷王,真是怎么看怎么不适应。

 

“小周啊。”叶修站在周泽楷的床头,轻声叫了声。

周泽楷果然没睡着,翻了个身,表示自己还醒着,你可以继续说了。

“明天比赛,你要不要休息?虽然他们说想把你安排两场,但是……”叶修迟疑地说着。

这些话,其实不用现在说也可以的。但是,叶修却在这黑暗中,缓缓说着。

“……好好睡吧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终究还是说不下去了。

他突然发觉,自己就好像是在试探着周泽楷一样,试探着周泽楷的反应。甚至于在心底暗暗期待着,周泽楷可以反驳自己,哪怕说句“没关系”也好。

但是,周泽楷没有。

叶修爬上床,安静地转向另一边,胸口压抑得有点透不过气。

突然,床铺凹下去了一片。

叶修猛地回头,身子却因为被人抱住,而无法完全转过去。

“小周?”叶修呐呐地喊了句。

“晚安,前辈。”周泽楷把头埋在叶修的颈侧,深深地吸了口气,把一腔的话语,默默地咽了下去。

这样的怀抱,让两颗心脏贴紧在一起。已经无法更紧了,已经无法,再抑制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80

比赛当天,一般是不会安排密集的训练的,大多是睡到自然醒。

叶修起床的时候,身边早已冰凉。房间里没有周泽楷的影子。

 

每到比赛当天,总是特别亢奋的黄少天同学,正在穿着睡衣挨个房间的拍着门。

“老叶!老叶起来吃饭了!别睡了!都说年纪大的人睡眠少,你是不是硬要不服老在努力赖床啊?”黄少天刚砸第二下,叶修就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“什么情况这是?昨晚上做贼去了?”黄少天跟着进了门,左右看了看说,“咦,周泽楷已经出去了?”

“嗯。”叶修点了点头,无比淡然地开始脱衣服,换衣服。

收拾好衣服,瞥一眼还穿着睡衣的黄少天,叶修纳闷道:“怎么,你喊我们起来,自己就这架势?难不成你还指望我们给你把早餐送到床头,顺便高呼万岁喊黄少请用餐?”

黄少天习惯了叶修的无差别嘲讽,伸了个懒腰说:“昨天衣服洗了忘记晾,到现在都没干,你反正跟我差不多高,借我一套!”

“喻文州呢?摆着室友不借,千山万水跑我这儿?”叶修蹙着眉头,认命地开始扒拉自己的衣服,找出一件T恤甩了过去,又开始找裤子。

黄少天见状,一把接了T恤,直接豪迈地脱了上衣,笑着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队长太瘦了!他的裤子,我穿不下啊。反正横竖是要借,干脆跟你借全套算了。”

“你这个干脆说的倒是理所当然!洗干净再还我!”叶修抬手就把裤子朝黄少天脑袋上砸了过去。

黄少天背对着他,同样白皙的肤色,同样光滑的脊背,同样漂亮的腰线……虽然肌肉不明显,但也算是有那么一点……

明明差不多,甚至,差不多的角度。

叶修闭上眼睛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为什么,对黄少天,却没有那样的感觉……

“老叶?发什么呆,走了,吃早饭去啊!”黄少天换完衣服,神清气爽地过来招呼人。

叶修出乎意料地没吭声,点了点头,跟了上去。

 

刚进餐厅,叶修就看到了那个穿着一身格子衬衫的人,正坐在不远处安安静静地吃着早餐。

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,一个漂亮的外国姑娘。

“你还不去拿吃的?”黄少天叼着面包,端着蛋糕和牛奶晃悠了过来,“噢,那不是丹麦的那个神枪手吗?上次还被苏妹子刺激的不轻啊!周泽楷也真是的,半点没给面子……”

“沐橙怎么她了?”叶修随手拈了一块黄少天手里的蛋糕,蹙眉问道。

“哈哈哈,那个丹麦姑娘八卦得很,问周泽楷有没有对象呢,”黄少天咽了一口面包,八卦兮兮地凑过来说,“哎,我看你这段时间跟他走得很近,你听说过没有,他喜欢的到底是谁啊?”

啪嗒,叼着的蛋糕掉在了盘子里。叶修连忙拿起来,心里莫名的一紧。

“咱小周那条件,喜欢谁那都不奇怪,”叶修笑着,顺手把奶油抹在了黄少天的脸颊上,“你这么好奇,干嘛不自己去问他?哥可是正经人,从不八卦队友的情感问题!”

“你是正经人?!你说出去信不信冯主席又得找药瓶子。我说老叶,你要摆清楚自己的位置,心都黑成这样了,漂不白的!……”黄少天愤愤不平地试图以奶油还击,叶修却突然站了起来。

看着叶修的背影,黄少天跟坐过来的喻文州说道:“哎,老叶还说自己不八卦,要我说,他八卦的理直气壮得很!你瞧瞧,正大光明去当电灯泡了!”

喻文州叹了口气,拿起一块蛋糕塞进黄少天的嘴里:“这都堵不住你这张嘴,唉……”

 

周泽楷抬起头来,看着眼前背光而立的男人。

“早啊小周,一起吃呗。”叶修笑着说道。

周泽楷眯着眼看他,许久,点了点头,对身边的姑娘,用英文说道:“不是她,是他。”

“早啊,前辈。”微微一笑。

评论(5)
热度(152)

© Mikus | Powered by LOFTER